火熱都市小說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-第七百五十章 “謊言”相伴

紅樓春
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
总督府衙外街道转角处,七八个劫后余生的四大家族族人又冻又饿,看向大牢方向的督标兵丁,畏惧之极。
一架马车停在不远处,凤姐儿父亲王子贤被请过去,在马车内,见到了凤姐儿母亲吕氏和凤姐儿。
看到王子贤一身狼狈满脸惊魂未定,即便凤姐儿心中对这个平庸父亲的没作为很看不上眼,可依旧心疼难过。
吕氏则更多关心的是:“老爷,仁儿呢?”
王子贤叹息一声,摇了摇头。
吕氏见之一惊,忙追问道:“那贾家宁侯没开口求情?”
王子贤又叹息一声闷声道:“也是苦苦相求,求之不得,端起侯爷和绣衣卫指挥使的派头来强要人。可那两江总督说了,他手里也有王命旗牌,不惧宁侯手中天子剑,两边差点打起来,才将我们七八个没罪证的暂且放了出来。王仁那畜生牵扯其中,便不让放人。不过,宁侯让我们先出来,他还在后面想办法……”
凤姐儿闻言,眼泪哪里还止得住,泣道:“都这个地步了,还想甚么办法?可别再和人家总督起冲突了……”
吕氏不满道:“你这叫甚么话?你兄弟还在里面,不想办法怎么行?”
快穿之巧合游戏 舆情写作
凤姐儿气道:“要想办法你进去想办法,指着别人做甚么?”
吕氏差点没气死,咬牙道:“你这蹄子说的甚么臊气话?你为了他连我也噘?你不为我想想,难道也不为你亲弟弟想想?”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凤姐儿心里乱如麻,既挂念王仁安危,更担忧贾蔷在里面果真和两江总督起了冲突,岂不更加重一层罪名,这会儿听吕氏之言,道:“王仁但凡为我们想想,也不会干些那等丧良心没王法的事。这会儿为了父亲,蔷儿已经做到这个地步,还要怎样?你们不知道,他现在多难!”
见凤姐儿哭成这样,王子贤也看出些名堂来,问道:“凤儿,那宁侯该不是有甚么不好了罢?”
凤姐儿拿帕子抹了抹泪,道:“爹你不用管这些,家里可还有甚么要拿的没有?没有今儿就随我一道回国公府,明儿中午上京。”
王子贤惊的说不出话来,吕氏更是叫嚷道:“你弟弟不出来,我哪也不去!”
凤姐儿哪里是好脾性,道:“娘不去就一个人留在这守着,爹必是要走的。这边的官司说不得还有变数,爹留在这,万一再被抓进去,可没人还能救他。”
末世崛起生存录
吕氏也唬了一跳,道:“怎还有变数?”
凤姐儿叹息一声,知道不说明白,吕氏断不会同她一道上京,便小声道:“京里二姑母写了封血书告他忤逆不孝,现在京里已经乱成一锅,这风声万一传到南省,这案子必又生变化。没了靠山,两江总督巴不得多抓些人,好成全他的功绩。爹还能跑得了?娘你留在这,到时候就顶了爹……”
吕氏唬的面无人色,眼泪哗哗落下,道:“老天爷,那可怎么办?仁儿岂不是没了指望?”
综崩坏 爱偷鱼的猫
凤姐儿哄道:“先赶紧回京,把京里的事弄平妥了,说不得还有转机。原本今儿得了信,就该立刻启程回京的。可为了救爹爹,他才特意又留下一晚。”
吕氏闻言,怔怔的看着凤姐儿,道:“凤儿,你和他……真的……”
凤姐儿气道:“甚么真的假的?听别人乱嚼舌根子!他甚么样的人,宰相的得意门生弟子,将独女许他,疼的比亲儿子还疼。这倒也罢,进了几回宫,宫里的皇后娘娘也相中了他,将娘家打小带进宫里当公主女儿教养的嫡亲侄女儿都许给他,还只当个兼祧妻。人家神仙一般的人,想要甚么样的女人没有?只不过见我这婶婶可怜,多帮衬一把,就传的满城风雨。旁人说也则罢了,娘你也说?果真惹恼了人家,再不理会我们一家,看看谁来救爹爹,谁来救王仁!”
她心里虽一万个想承认,可凤姐儿不是小丫头子,管了那么些年的家,最知道吕氏这等妇人的人性。
今儿她若是承认了,一会儿吕氏就敢端起丈母娘的派头来让贾蔷救王仁。
可贾蔷甚么样的人,他果真恼了,她也求不得情。
所以,凤姐儿提前将话说死,让吕氏死了这条心,往后也对贾蔷恭敬些,莫要不知分寸。
果然,吕氏失望之余,又连连点头道:“好好,我再不胡说便是。”
凤姐儿见之心中冷笑一声,这会儿怕巴不得她爬了贾蔷的床,伺候舒服了,好来救王仁。
女儿哪里能同儿子比?
王子贤想了想,道:“家里那份家俬且先不动,留两个老仆看家就是,早晚还要回来。就带些银子去京里赁一套屋子先住着,或是去子腾那里住。”
反正,没有投奔女儿的道理,让人笑话。
凤姐儿心累,这个时候还算计着把家业留给王仁,也罢,只要人活着就好。
正这时,听到外面传来动静声:
“宁侯来了!”
这属于头脑还算清醒的。
“宁侯,我父亲怎么没出来……”
这属于头脑半迷糊了的。
“宁侯,我儿子呢……”
这种属于心智不清的。
“蔷哥儿,你大爷爷他人呢……”
这种属于二逼类型的。
贾蔷目光清冷的看着一行人,道:“为了你们南边的这些破事,本侯几辈子的脸都赔尽了。去京里打听打听,除了天家和我先生外,本侯几时给人鞠过躬作过揖?一群不知死活的,采生折割这等丧尽天良的勾当你们都敢插手。回去赶紧把地都卖干净了,不要在金陵待了。此案还未了结……”
话没说完,那些人就叫嚷起来。
卖地,怎么可能卖地?
搬家?死都不可能背井离乡!
贾蔷也不多劝,淡淡道:“卖不卖,搬不搬都随你们。本侯能做的事,已经仁至义尽,剩余的,随你们罢。”
等两江总督府开始勾绝人犯,将牢里的一刀刀活剐了后,他们自然就知道,世上没有任何事,是不可能发生的……
那些人还想拦下贾蔷问个明白,可铁牛一步上前,低吼一声,群鬼辟易退却……
贾蔷走到马车前,淡淡问道:“二婶婶,可都说妥了否?”
凤姐儿连忙从里面打开门,看到贾蔷那一刻心安了,眼里满满都是他。
可吕氏却看到了不远处铁牛那张似乎从地狱里走出来的脸,和身上散发的血腥味,整个人差点唬昏过去。
贾蔷回头看了铁牛一眼,铁牛嘿嘿笑着转身离去。
吕氏见贾蔷手下有这样可怕的人,还对他毕恭毕敬,愈发不敢拿大。
王子贤也准备下车,贾蔷摆了摆手,道:“若没异议,就一道回国公府,在客房安置一宿,明日回京。”
凤姐儿道:“没异议,蔷儿,该回家了。”
贾蔷看着她,轻声道了句:“对不起。”
凤姐儿闻言心都碎了,泪如雨下连连摇头心疼道:“你都做的够多了,不怨你,不怨你!”
贾蔷嘴角弯了弯后,将车门关上,翻身上马,一行人折返国公府。
……
宁国府,上房内。
黛玉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蔷,道:“凤丫头感动坏了罢?”
贾蔷摇了摇头,道:“她不过是一个可怜人,换种方式,让她减轻些痛苦罢。即便不是她,换一个家里人,我也一般会这样做。再者,最重要的是,把金陵这边不成器的混帐恶棍清理干净后,往后再没人拖咱们的后腿了。
林妹妹,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特别无情寡恩之人?说起来,这些人,都是我的同族同宗亲人,我却……”
见贾蔷面上流露出茫然甚至有些痛苦的神色,黛玉登时顾不得吃醋了,忙道:“你这才是胡思乱想!难道他们办的坏事,也是你设计的?若是那样,你才是大坏人。可如今你只是惩恶不得不为之,他们犯下的原是十恶不赦的大罪过,你又没亲手将他们如何,怎算无情寡恩?”
贾蔷闻言,感动的起身过来,抱住黛玉,柔声道:“多谢妹妹开导,这下我心里就好多了!”
黛玉:“……”
她反应过来,伸手掐住贾蔷腰间指甲盖大小的一块软肉,贾蔷“惨呼”一声,受伤摔倒在黛玉身上。
黛玉气笑啐道:“无赖,还不快起来!”
贾蔷哪里肯起,抱着她轻声道:“这世上如你这样看我的人,怕也只有先生和你了。不过,我也不在意别人如何看我。等帮着先生忙完他心中抱负后,咱们就远走高飞,四处逛逛。”
黛玉看着近在咫尺的贾蔷,凝望着他的眼睛,问道:“你那样受天家宠爱,还与皇子为至交好友,果真舍得泼天富贵?”
贾蔷哈哈笑道:“再怎样得宠,也依旧是臣子,性命握于他人之手。连先生都曾教诲我,不可恃宠而骄,需始终牢记,伴君如伴虎。对我而言,那些富贵实在都是虚谈。将人一辈子困于京城之地,和人勾心斗角一辈子,下跪磕头一辈子,着实非我所愿。”
黛玉轻轻握住贾蔷的手,轻声道:“为了我爹爹,你付出了许多,做了很多你不愿做的事,心里可曾委屈埋怨过?”
贾蔷连连摇头道:“怎么可能?有了先生的教诲和支持,我才能做了许多事。这些事其实更有助于将来咱们一家自由自在的生活。且大丈夫立于天地间,总要做些甚么。做完这些事,我也算是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了。到时候,谁也别说我是个腐化堕落之辈。有能为的,先做出我做到的功业再说。我也就更能随心所欲的和林妹妹一道游遍四海,领略大漠孤烟直之美,见识见识风吹草低见牛羊之壮阔。”
黛玉听着很美,将螓首轻轻倚在贾蔷怀中,一时间不愿起身。
即便她知道,这种可能性颇小,但她也愿意沉浸在贾蔷为她勾勒的美好画卷中……
眸光望向窗外,夜风与明月交织在一起,渲染了金陵古城冬夜之寂寥和清寒。
而她,却并不觉得孤冷。
心中安宁而温暖,品味着如玉夜色。
真好。
……
PS:再还一章,还欠十七章了是不是?加油加油!求月票啊!!
我发现好多书友都懒得点一下,直到进群截图时才被发现,实在是……不给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