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tpu1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爲民不悔 愛下-第170章 劉華明的擔心熱推-7fr1l

爲民不悔
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
“只要时间能空出来,应该没问题!”
饭桌上,听了王巧云的邀请,夏云杰很快给出了回应。
转过头,夏云杰又看向杨晴梅:“杨镇长,你觉得呢?”
杨晴梅唔了一声,笑盈盈地示意道:“云杰书记百忙之中都能抽出空,我当然也没问题。”
听说夏云杰、杨晴梅二人都能去参加这个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,王巧云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她之前和正泽公司昌州经销点经理周明坤联系过,了解了一下这个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的相关情况。
听周经理说,这次的博览会,不光有内地、香江、宝岛的一些大型服装企业、纺织品企业加盟。
甚至欧美一些知名品牌,也可能会有出场。
这要是能和这些知名品牌达成合作的话,对自家这个新成立的桑蚕养殖公司来说,绝对是个大大的利好。
继女荣华 繁朵
当然了,这事儿现在周经理那边也只是道听途说,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
霸道太子:笨婢小宠妃 桃桃凶猛
因此王巧云对夏云杰、杨晴梅这两位镇领导,也不会轻易说出来。
后续要是有了定论,再给二位知会一声也不迟。
王巧云的心思,夏云杰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对于这个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,他更多的想法是带镇上几个分管经济的干部去见识一下。
锦宫
像镇长助理刘华明、经发办主任鞠丽娜,外出参加这类展览会的机会很少,见识就显得浅了点儿。
如果能多参加几次类似的展览会,对他们未来处理一些相关事务,是很有帮助的。
就好像这些天苍南县里非常热门的那个投资商顾旭文。
他能忽悠住县里和下面各乡镇的很多领导干部,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大家缺乏和大老板、大投资商们打交道的经验。
厚桥镇这边,因为有自己和杨晴梅把关,这才避免了掉到坑里。
最強 神話 帝 皇
可自己和杨晴梅如果不在呢?
那谁能把好这个关?
有着这样的顾虑,夏云杰当下就微笑着向刘华明、鞠丽娜发声道:“刘助理、鞠主任,回头你们也看一下时间表。如果得空的话,咱们一起去省城走一趟,增长一下见识。”
刘华明、鞠丽娜对此求之不得,当下连连点头,应和不已。
和这两位说完话之后,夏云杰就笑呵呵地看向了身边的杨晴梅。
“晴梅镇长,到了省城,你这个‘地头蛇’可得好好招待我们一番哦。”
夏云杰这话说完之后,大家的目光就“唰”的一声,同时看向了杨晴梅。
被好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刨了底,杨晴梅倒也不生气。
她当然能猜到夏云杰的用意。
不用说,这位好友是想借这个机会,将自己的背景稍稍透露出来一些。
省城人,这样一个身份看似没什么,实际上是很容易惹人遐思的。
再加上自己20出头的年龄,就更容易震慑住一些人。
当然了,夏云杰想帮杨晴梅镇住的人,肯定不是刘华明、鞠丽娜。
而是希望借他们的口,让镇里其他部门的干部心里有个数。
不管这些干部能猜到什么,至少能让他们面对自己交代的事儿,做得更认真一些。
对于夏云杰的好意,杨晴梅还是有些感激的。
邪 王 的 囚 妃
面对大家看过来的目光,她微笑着点头道:“等到时候,我请大家吃一顿家乡菜——昌州市最正宗的栗子豆腐。”
听了这话,夏云杰的嘴角不禁一扬。
栗子豆腐这道菜,他重生之前就十分喜欢。
但是因为后来生意的重心一直在华东地区,昌州市这边来的机会实在太少。
往往来了之后,也是匆匆就走,根本没什么机会坐下来吃一口。
baby老公耍无赖
现在突然有机会尝一尝,当然是好事儿。
老 納
夏云杰、杨晴梅说话的时候,刘华明、鞠丽娜都是笑着附和,没有主动引开话题的意思。
至于杨红苕,她这个财政所长毕竟资历还是差了点,就更不会多说什么。
倒是王巧云,现在已非吴下阿蒙。
在夏云杰、杨晴梅说话的间隙,她偶尔插科打诨一两句。
不破坏气氛,却又恰到好处,很是难得。
夏云杰仔细观察了一下,杨晴梅对她也是颇有好感。
想到这位王经理一年之前还只是个个体户,现在却渐渐蜕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年轻企业家,夏云杰心中不禁感慨万千。
是啊,每个人在从事某一个行当的时候,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能做成什么样子。
但只要大家认定了一条路,然后尽力去做,终究会有见到光亮的一天。
王巧云的经历,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。
饭局结束之后,王巧云笑盈盈地拉住了杨红苕。
据说她是有一些财务报表的问题,要请教杨所长。
盗王传说 龙枫绝叶
说起来,桑蚕养殖合作社,现在已经改制成公司了。
财政方面的问题,和乡镇一级的财政所,已经没有关系。
但公司毕竟是刚刚成立,加上这个年代,财务审查也没那么严格,夏云杰也就没执意阻拦什么。
回镇Z府的路上,刘华明趁机向夏云杰问了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。
“夏书记,关于那个顾旭文,咱们厚桥镇真的不去搭理吗?”
刘华明有些不解地发问道,“这事情要是发酵的话,会不会被人利用啊?”
刘华明虽然没有说得很直白,但是其言下之意夏云杰还是听出来了。
不用说,他是担心顾旭文在苍南县各个乡镇都有所动作之后,自家厚桥镇被凸显出来。
万一县领导因此而对镇里有意见,那就不好办了。
其实刘华明最担心的人,无疑就是他的本家——常务副县长刘启志了。
因为阮福贵的关系,刘华明对这位县领导也是比较熟悉的。
他很清楚,刘县长为人心胸狭窄,很是记仇。
之前这位对夏书记好像就不太得意。
这次的事情之后,其不满怕是就更强烈了。
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刘华明觉得还是和那个顾老板接触一下。
做个样子,也没什么嘛。
听了刘华明担心的话语,夏云杰就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