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mvwl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《左道傾天》-第十九章 沒把握了讀書-zv5m8

左道傾天
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
灭空塔中,锤剑纵横。
而潜龙高武的会议室中。
叶长青与文行天刘一春,已经另外两位兄弟默默的坐着。
这个会议室曾经独属于当时兄弟十三人的聚会之所。在这里,是十三个兄弟,而不是学校的领导。
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,是一张大桌子。十三个座位。
但现在,依然是十三个座位,却分成了两个桌子!
一张是原本的红木桌子。
另一张,却是黑色的桌子。
重生 黑道 女王
一侧是一张单独的大桌子。
那边,有六张椅子,静静的摆着。
叶长青等五人坐在这边,这边,有七张椅子。
如今,看着再度空出来的一张椅子,众人尽皆默默无语。
那是成孤鹰的位子。
项狂人现在正再从前线赶回途中。
十三个兄弟,现在,加上正往回赶的项狂人,也只剩下六人了,不足一半了!
叶长青沙哑着声音,道:“十三,将你六哥的椅子……搬到那边去。”
文行天木然不动,两眼呆呆的看着那张椅子。
握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道:“六哥,这一辈子……开心过几天?!”
所有人想起成孤鹰这一生,不由得一阵默然。
文行天站起来,走到成孤鹰座位旁边,低声道:“六哥,我这就送您过去,与兄弟们坐在一起,想必,你们已经黄泉聚首,共饮同醉了吧。”
叶长青等人集体起立。
看着文行天重若千钧一般的搬起来成孤鹰的椅子,蹒跚迈步的放到了另一张桌子前。
“你们俩,一个管文教,一个管后勤……以后,可能就是你送我们过去了。”
叶长青看着剩下的两人。
这两人一个缺了一条腿,一个少了一只眼睛,分别是邵波涛,黄独行。
少了一条腿的黄独行满脸惨然,轻声道:“兄弟们谁送谁……都一样,叶老大,别说得那么悲观……现在谁也说不准谁先走。”
“无非,都是那一条路。”
“潜龙高武,会始终存在的,唯有我们,终究都会到桌子那边去。”
邵波涛沉沉道:“现在成老六过去了;不过也就是在等我们而已。”
他淡淡笑了笑:“今日,老夫只是晚去了一步,从后勤赶过去,已经响了。若是能早一步,或许老六……就不会死了。”
文行天哼了一声:“就凭你,来得早他也得死。你自爆能炸死人家?就算你自爆,咱们也还要再多一个爆的,才能完事。”
“文十三!”邵波涛恼羞成怒:“你现在越来越没规矩!”
但自己却是叹了口气。
若是自己真的先成孤鹰一步自爆了,恐怕成孤鹰还是避免不了这个结局。
“跟兄弟们道别吧。”
叶长青走到那张空空的桌子前面,道:“云峰,千寿,兄弟们……现在成老六找你们去了。在那边,好好地。好好的等我们,彼时,咱们共饮同醉。”
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“云峰,你媳妇,也过去了……若是接到了她……托个梦过来,不要让我们牵肠挂肚。”
叶长青,刘一春,文行天,邵波涛,黄独行齐齐鞠躬致意。
然后,鱼贯走了出去,离开这间充满回忆的房间。
烈情如酒:名门枕上婚
别说我会在乎
文行天走在最后,终于忍不住又看了看。
看看身后那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七张椅子,似乎七个兄弟正在列队为自己等人送行。
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。
关门,落锁。
一块厚重的黑布,蒙住了这个房门,这个房间。
叶长青负着手往前走,脚步异常的沉重。
潜龙高武,实在是太熟,无论任何的地方,石云峰与成孤鹰都曾经陪着自己走过不止千万次。
如今负手前行,叶长青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。
就是这几个兄弟,还在陪着自己,巡视校园。
但蓦然回头,却是已经没有那两张熟悉的面庞。
而且是从今之后,不会再有了!
文行天等在叶长青身后走着,看着老大蓦然停步,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,相顾无言。
夕阳斜照,每个人的脸上皱纹,都是清清楚楚,发角鬓边,丝丝白发,闪亮晶莹。
……
左小多走进一班的时候,班里的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怔忡了一下。
包括李成龙,文行天等。
每个人都生出一个感觉,往昔左小多身上的那股子飞扬气息,似乎收敛了许多,虽然不是荡然无存,却也是所余无几,脸色,也显得成熟了许多。
文行天目光深邃的看着左小多,看着他笑了笑跟大家打了个招呼,在自己座位悄然坐下。
突然道:“你也不必耿耿于怀,我们是老师,保护我们的学生,是我们的天职,亦是我们本能。哪怕那天在那里的不是你,换成潜龙高武的任何一个学生,该有的牺牲,还是会有。”
文行天慢慢道:“因为我们是你们的老师。潜龙高武之中,只要老师还没有死绝,就没有人能够伤害到我们的学生!”
他静静地道:“所以,你不用心理压力太大,左小多!”
左小多咧嘴笑了笑:“我没压力太大;我现在只是在想以后怎么报仇的问题。正如您所说,你们是我们的老师,所以,您们为我们做什么,都是应该的。”
“但相对来说,作为你们的学生,为我们的老师报仇雪恨,同样也是我们的责任。我说的,也不仅仅是您,而是包括潜龙高武的每一位老师。”
金牌 嫡 女 蛇蠍 二 小姐
左小多微笑:“还有,凤凰城二中,我的每一位老师。”
文行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他的眼中,闪烁出至极的欣慰,心中,亦有一股暖流悄然通过,令到衰败了的心灵重萌一点生机!
他是真没有想到,左小多能够说出这样的话。
有这一段话,文行天突然感觉到,自己付出了这么多,兄弟们为了学生和学校付出了这么多,值得!
完全值得!
李成龙正色道:“左老大说的,也是我们想说的!此仇此恨,我们此生必报,血债血偿!”
“此仇,此生必报,血债血偿!”
一班所有人集体大声呼喊,群情激奋!
文行天只感觉眼眶湿润了,挥挥手,让大家坐下来,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,才将心中沸腾到几乎压制不住的感觉舒缓下来。
看着左小多问道:“你,突破化云了?”
“嗯,突破了。”
左小多嘿嘿一笑:“文老师,要不要切磋一下?”
文行天刚刚还在感动到几乎爆棚的情绪刹那间变成了咬牙切齿,黑着脸道:“你自己练你自己的就是,切磋什么,就不必了。”
心中暗暗发狠。
我内伤已经好了,再有几天我就能突破归玄,到时候,老子自然和你好好的切磋!
天天切磋!
左小多这一提到切磋,一班所有突破了化云层次的家伙们一个个的激动了起来。
“左老大!我来陪你切磋!”
除了李成龙之外,连项冲项冰都报了名,一个个跃跃欲试,欢欣鼓舞。
左小多来者不拒:“该说不说,这次可是你们自己找的!”
大家都觉得,自己修为大幅度精进,这次突破后怎么也应该跟左小多的距离拉近了一些吧,自然也就都想要试试,更别说左小多可比自己突破的还要慢……
要是能够反攻倒算,反攻左小多一把,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先!
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大家今天都抱有类似的想法,想要揍左小多,想要做第一个反攻倒算,反攻了左小多的那个人。
第二个,第三个的也就不那么稀罕了!
退一万步说,就算愿望不成,也能趁此检验一下自己当前的程度,进步得怎么样了!
左小多狞笑一声:“想揍我的,都出来吧!”
于是浩浩荡荡整个班都跟了出去。
文行天看到李成龙居然落在最后面,不由问道:“你这次没冲在前面?”
李成龙笑得比哭还难看:“昨晚刚切磋了……一招。”
“一招?”
“嗯,一招。”
“一招你就败了?”
“一招……我就趴下了,左老大好像吃了枪药,暴力得很。”
文行天突然感觉自己突破归玄也不是很稳的样子了。
自己可是与李成龙切磋过的,李成龙突破化云之后的战力相当可观,令到自己足足动用到了三成实力,才堪堪将他击败。
若是左小多只用一招就能够将李成龙击败的话……
文行天感觉,暂时、或者今后就不能再和左小多切磋了。
因为左小多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动用过他的锤!
裙下之臣:总裁霸爱小夜妻
如果自己逼得左小多将锤拿了出来……
估计,自己会输得很难看。
那么,自己想要蹂躏左小多的想法,就只能沦落成为一个想法了,又或者说是一个奢望!
就此遥不可及,再不复得!
“走,我去为你们做个裁判。”文行天道。
李成龙怂恿道:“文老师,我建议您教训一下左老大,避免他过于膨胀,以往您都做得很好!”
文行天微微一笑:“老师想好了,你们学生之间的事情,老师能不插手尽量不插手,老师也不能跟你们一辈子,过于膨胀什么的,还需要他自己克服。”
李成龙一脸敬仰,心中却是暗笑。
看来文老师……也没把握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