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8wl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笔趣-第272章 歐陽重傷看書-1nd6r

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
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重生后成了皇叔的心头宝
夏天垂头丧气的无奈叹息道:“是啊。夏氏一族,确实是族长最大啊。换了任何人做族长,那都是族长最大。可是我不一样啊。我对我媳妇儿好啊,所以当我成为了族长,我媳妇儿肯定是最大的。那郡主是我媳妇儿的主子,那不是比我媳妇儿还大……综上所述……”
夏天的话还没说完,明月就红着脸嗔怪道:“尽贫嘴!就数你最贫嘴!整天倒是贫个没完没了了你。”
九 把 刀 打 噴嚏
夏天嘿嘿笑道:“小月亮,你说,是不是这么回事。”
明月狠狠的瞪了夏天一眼:“我才懒得管你呢!你这贫嘴也改变不了夏侯很强悍的事实。总之这一次你要是输了,你肯定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你做好准备吧。”
夏天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了起来,认真道:“你放心吧。这些年我虽说是一直让着夏侯,可我也没闲着。你也不要把我当成是废物来看待。你家天哥还是很强悍的。只是这一次……九死一生。小月亮,你真的准备好了吗?”
明月眼神坚定的沉声道:“实不相瞒,我早就准备好了,和我家主子同进退!”
红色警戒之民国 华丽的虚伪
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如此,那你要注意保护好你自己。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一定要记住,保护好你自己。这里是夏氏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明月的眼圈儿红了起来,整个人看起来有点不舍得夏天的样子。
夏天伸手,将明月揽入怀中,用力的抱紧,半晌才道:“另外,注意保护你家主子。你家主子,也是惹不起的。即便是夏氏一族也算是有点本事,也招惹不起你家主子。”
明月抬手捶在夏天的胸口,脸上染上了一层显而易见的红晕: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?郡主不是这不讲道理的人。”
错爱红尘:女摄影师情陷多情总裁 北极绿光
夏天嘿嘿笑道:“也就是这样一说。”
男孩这些你不该忘 王杭
明月点头道:“嗯,我知道。你也就是嘴上说说。不过……天哥,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。必要的时候,你不需要管我。我和郡主会好好照顾我们自己的。”
相思,道相思,不如莫道相思
夏天顿了顿,眸光中带了几分复杂的认真道:“傻瓜。”
明月原本还想要问问夏天,自己怎么就变成傻瓜了,可夏天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那大步潇洒的模样,是明月从未见过的样子。
陶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明月身边,对着明月轻笑道:“怎么?不舍得?”
明月冷不防吓了一跳,然后才红着脸低声道:“郡主就知道取笑奴婢。奴婢只是觉得,此一战,生死未知。奴婢心里还是很担心的。”
陶夭笑道:“如今看来,咱们还是很安全的。你不必担心那么多。就像是你家夏天说的一样。不管是谁赢了,总之咱们是不会有事的。”
明月苦笑道:“郡主心里,当真如此乐观吗?奴婢怎么觉得,郡主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呢?”
陶夭打着哈哈的笑道:“啊?有吗?并没有啊。我没有任何心事重重的样子。我只是觉得,这一次,只怕是没那么简单。说起来是两兄弟之间的博弈,可实际上,就是出世和隐世之间的博弈。所以,我们,都有可能成为被别人拿捏的棋子。就看是谁的人,下手比较快了。”
明月不可思议的看着陶夭:“郡主……你……你都知道咱们要变成棋子了。你还能笑得出来?你还不想办法吗?”
陶夭摊了摊手:“你傻啊?如今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我有什么资格去拒绝?我没有选择的余地。我能想到的,只是竭尽全力的去自保而已。不过,从现在开始,你最好是和我寸步不离。如今咱们的身份,对于对方,都是一种保护。 ”
重生我的安然一生
明月不太明白,不过她很听话,表示自己一定会听陶夭的话的。
接下来的两天,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的,就像是根本没有任何不和谐的事情发生一样。
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欧阳明轩就带着一身伤痕来了。
一进门就吐出一口血,一头栽倒在地。
原本听见欧阳明轩过来了,明月还是一脸不乐意的,根本就不待见他。
可看见他直直栽倒在地了,明月才慌乱的尖叫着:“郡主,郡主……”
陶夭出来看见这样情况的时候,迅速的冷静了下来:“不要慌。他既然能来这里,就代表他觉得咱们这里绝对安全。我不会疗伤,只有你保持足够的冷静,他才有一线生机。”
很快,陶夭就帮着明月把明轩弄到了房间里。
并且赶紧的出去,将外头欧阳明轩弄的血迹清理干净了。
翻墙逃逃逃:萌物小王妃
还不忘记迅速的焚香,掩盖空气中的血腥味儿。
确定一切都处理妥当之后,这才端了茶,拿了书,坐在贵妃榻上……
刚翻开书,院子里就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。
然后就是房间门被人粗暴的踢开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夏侯那一张恼怒到了极致的脸。
陶夭手中的书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,惊怒道:“夏公子?你这是怎么了?你这突然冲进来,可是把我吓了一跳。”
夏侯重重的冷哼了一声:“郡主高才,不惜暴露自己,也要帮着夏天赢吗?”
陶夭不可思议的皱眉:“什么暴露自己?夏公子你在说些什么,我不明白。”
无敌堡
陶夭确实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那疑惑的表情也确实是没有作假。
夏侯瞳孔狠狠一缩:“这么说,真的和你没关系?”
陶夭苦笑道:“夏公子,你这话没头没尾的,可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啊。什么叫做是真的和我没关系?什么事情和我有关系?你倒是说清楚呀。这几天不见了,你突然就冲进来对我兴师问罪,我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了。”
玄门七圣
夏侯坐了下来,伸手就摸陶夭放边上的茶杯,脸色一变:“冷茶?”
陶夭惊讶:“冷了吗?”
还是伸手摸了摸,才恍然道 :“可能是我看书看得太入迷了,倒是没怎么发现。”
陶夭将地上的书捡了起来,翻到自己正在看的地方,递给了夏侯。